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拉斯维加斯3499.com

腾讯系年度笑柄:高管含怨出走,期权稀释25倍,蘑菇街只剩浑身鸡毛

2019-07-04来源:www.33665357.com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2018年腾讯最大的笑话,不是市值蒸发万亿。  是本来已经快要“销声匿迹”的蘑菇街竟然上市了,还被封为“中概科技时尚第一股”,持股18%的腾讯是第一大股东!  流血上市,降估值,降IPO价,险些破发,市值不足半年前估值的一半。  更狗血的是,上市当天,就有高管高调宣布离职,老员工血泪控诉股权稀释:拿着打折的工资,搭上了大好青春,本来以为上市之后能买房,结果只能买个厕所。  蘑菇街,成了腾讯系一个年度大笑话,比拼多多、趣头条上市被质疑模式问题更厉害。  1  纽约:敲钟人强装欢天喜地  家里:老员工心寒,高管离职  12月6日,蘑菇街在纽交所上市,成为“中概股科技时尚第一股”。  从2011年成立,到2018年上市,8年长跑,等来这一个高光时刻。  跟着创始人、董事会主席、CEO陈琪去纽约的,除了蘑菇街的高管,  还有蘑菇街的第一位女员工、蘑菇街的时尚内容主编余雯。  蘑菇街平台上的网红电商主播“小甜心”。  还有蘑菇街的达人、商家、投资人,阵仗庞大。  蘑菇街的上市之路并不是那么顺利,2015年是蘑菇街的第一次尝试,奈何遭遇了一波资本寒冬,第一次的上市因此搁浅,与之同时搁置了上市计划的还有美丽说。  在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1月9日,蘑菇街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递交了IPO申请,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MOGU”,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。  虽然这次成功上市,但第一天的表现并不如人意。发行价定在了14美元,估值也从半年前的峰值30亿美元降到20亿美元,而开盘价直接降到了12美元,当日收盘市值还不到最高估值的一半,只有不到15亿美元。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IPO首日收盘,蘑菇街没有破发。  纽约高光,可是家里并不安宁,快要起火了。  蘑菇街刚刚上市,媒体就传出,因为股权问题,引起蘑菇街众多员工不满,上市当日就有蘑菇街技术部高管在朋友圈高点宣布“离职”,还有不少员工也愤愤然提出离职,因为这样的期权价值,还不如BAT的年终奖。  因为股权被严重稀释,当初公司许给他们的“美好钱景”伴随着蘑菇街在美股的开盘,一并破碎,原来的1股,上市之后变成了1/25。  蘑菇街员工的期权,是员工自己花钱买来的,拿着打了折的工资,通过所谓的“低价”持有公司股票。但是钱花了不少,还赔上了青春,到头来,梦想中的房子和车子破碎,更别说什么财富自由了。  (来自于网络)  还有人给专门计算了一下期权价值。  25倍,上百万元的差距,可能换成是谁也受不了这样的天差地别。 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,IPO之前,蘑菇街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495,663,914股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19.4%。按照这一数据计算,26亿总股本所言不假。在首次公开募股后,他们将持有192,429,910股A类普通股,以及303,234,004股B类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18.5%,以及表决权的81.0%。  上市后,陈琪持有303,234,004股B类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11.3%,以及表决权的79.3%;联合创始人、董事兼首席运营官岳旭强持有79,914,375股A类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3.0%;联合创始人、董事魏一搏持有107,643,285股A类普通股,占总股本的4.0%。  也有人站出来为蘑菇街和陈琪说话的员工,但不管怎样,事情已经发生,蘑菇街沸沸扬扬。  2  8年长跑,连年亏损  除了上市,别无选择  蘑菇街2011年上线,旨在做一家高科技轻时尚的互联网公司,它的崛起,是赶上了电商红利期。  一开始,蘑菇街做的是消费者社区,用户只能在社区内分享购物成果以及穿着搭配心得。  到2012年,蘑菇街开始做导购,信息流图片加淘宝卖家链接。  当时蘑菇街已经拥有超过600万女性用户,每天向淘宝导入8万笔交易,转化率是其它导购网站的8倍。巅峰时期,蘑菇街和它曾经的竞争对手美丽说加起来为整个淘宝提供了10%的流量。  但好景不长,到2013年,淘宝开始收紧对导购平台的相关政策,蘑菇街转型做起了垂直电商,直接与淘宝竞争,锁定18岁到25岁之间、消费能力不高的年轻女性,一度被称为电商“第四极”。  2015年上市计划搁置后,2016年,蘑菇街和腾讯投资的美丽说合并,成立“美丽联合集团”,旗下蘑菇街、美丽说和淘世界三个品牌覆盖了不同年龄段的女性消费群体,号称总注册用户数量超过2亿,日均活跃用户超过1500万。  但是,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合并并没有达到预期中的1+1>2。  两家公司在2015年的销售额总计可达近200亿元,合并后,整体交易额反而缩水到90亿元。  同时,根据招股书显示,合并后的蘑菇街已经连续两个财年度净亏损。  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2018年3月31日的两个财年内,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4.761亿元和人民币4.202亿元;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内,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.523亿元和人民币1.857亿元。  (来自于蘑菇街招股书)  同时,2018年,蘑菇街的营销服务收入为4.766亿元,相较于2017年财年的7.403亿元,同比下降35.6%。  据蘑菇街财报显示,蘑菇街账面完全可支配现金约9亿元,公司经营现金流仍然有大幅度流出,资本市场收紧,融资难度大,蘑菇街难以长期维持平台运作。  上市,或许是最好的选择,也是股东和资方最愿意看到的吧。  1  女人的钱好不好赚?  蘑菇街懂技术但不懂用户  根据艾媒北极星数据,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女性用户占比都在77%以上,是典型的“她经济”代表。但是蘑菇街想要的那群用户,也一直是淘宝、天猫和京东的必争人群,其它电商平台也在争夺流量。  (迪丽热巴代言蘑菇街)  蘑菇街始终强调科技时尚,或者说强行将科技与时尚捆绑在了一起。  但各种科技、技术手段只能是作为辅助工具,运用不好反倒会成为束缚。  2016年,蘑菇街杀入了网红直播热潮,由主播为用户和粉丝推荐商品,供应链及商家也借此推出用户喜欢的商品,后来还通过短视频的方式促进销售。  其招股书显示,直播在2019财年上半年便贡献14亿元成交额,达到2018财年直播成交额的82.3%。  2017年,蘑菇街又开始尝试人工智能大数据,专门成立了“搭配研究所”,分析用户数据,预测库存,帮助商家、生产者甚至设计者做出商业决策。  但很快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热潮也冷了下来,强如阿里和京东,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发挥的是辅助作用,最终还是要想办法搞定用户才能达成成交。  受困于持续亏损,流量红利消退,蘑菇街又盯上了微信小程序上,背靠腾讯,还是有一定的优势。  然而在小程序集中爆发之后,其引流效果很快陷入瓶颈,蘑菇街对小程序的依赖程度却在加重。  公开资料显示,2018财年(2017年4月-2018年3月)微信小程序对蘑菇街总GMV的贡献率达到17.8%,到2019年财年上半年(2018年4月-2018年9月),这个比例达到了31.1%。  但财报上所呈现出的亏损却说明,蘑菇街8年发展,几次经历风口,最后“被迫”上市,是一种悲哀。  每个阶段,蘑菇街都在紧追新的技术风潮,却并不能真正做到人无我有。  蘑菇街CEO陈琪的愿望很好,要做和时尚有关的一切,想要借助资本培养一个新的业务体系,不再仅仅做一个内容电商平台。  但蘑菇街的创新力明显不足,一波又一波的流量风口之下,蘑菇街并没有实现单点上的击穿,最后反倒是浪费了大量的机会,也浪费了并不算小的用户基础,并被后来的对手超越。  比如做“内容+社交”的小红书,2017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,早被陈琪砍掉的社交发挥了重要作用。  同样是今年上市的拼多多和趣头条,也是抓的社交流量。  但相比拼多多和趣头条被指模式“low”,上市当日被曝后院起火,蘑菇街可以算得上2018年一大笑话了。  刀哥说:  最后关于期权、股份,刀哥想起,某某优品创始人在一档电视招聘节目上,对每一个求职者都大谈“期权”,仿佛立马就能变出一座金山摆在面前。  画饼,是现在很多创业公司的通病,貌似能像华为一样不上市还把股份全分给员工、大把发钱的没几个。  马云说过:如果员工离职,员工的离职原因林林总总,只有两点最真实:1、钱,没给到位;2、心,委屈了。  作为创业者、老板,  勾画蓝图可以聚拢人心,  但信口开河就是欺骗。  而作为求职者,不要过于幻想,  保持平常心、脚踏实地最重要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金错刀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赵艳萍 HF094)

, 1, 0, 14);